好书推荐榜
作品集 世界名著 名家作品及欣赏 书信日记 散文随笔 国学 心灵读物 心灵鸡汤 人生哲学 现当代诗歌 古典诗歌 寓言故事 少儿名著 成语故事 神话传说 童话传说 童话故事 成长小说 推理小说 惊悚小说 青春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职场小说 当代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网络小说



《张居正全集之一:张太岳集》[明]张居正

编辑:千味书屋 时间:2021-06-21 17:56:37
文学分类
书籍购买地址
在线阅读
电子书下载

微信搜索 书鉴 关注公众号 一起读好书

网盘地址: https://pan.baidu.com/s/12ooSfyZ******ofig

提取密码:

《张居正全集之一:张太岳集》[明]张居正 书名:《张居正全集之一:张太岳集》

作者[明]张居正
[明]张嗣修张懋修编撰
出版社中国书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30
页数:122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开
ISBN:9787514923629
ASIN:27938153

编辑推荐

《张居正全集之一:张太岳集》是《张居正全集》的*部分,以张居正之子张嗣修、张懋修等整理、编纂的《张太岳集》为底本,简化、点校而成,同时对后人在相应分类下辑佚的内容进行了补充。全书共分为奏疏、书牍、诗集、文集、行实等几部分组成,完整展现了张居正的作品,布面精装,简体横排本。

名人评书

读书人成事儿的标杆——“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张居正

国学大师熊十力这样评价张居正:“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布,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原者,余考之前史,江陵一人而已。”《张太岳集》收录了张居正一生所著的文字,涵盖了他全部的政治思想和治国实践,完整记录了张居正如何让大明朝从国库入不敷出到国富民强,如何做好帝师、教育万历皇帝,如何处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解决成事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阻碍,理顺与皇帝、太后、宦官、大臣等等各方面的关系,*终成就万历中兴的。

以张居正的儿子张嗣修、张懋修等编撰的万历刻本为底本

张居正去世后,一度被万历皇帝抄家,其子也被流放,更别谈全集的出版了。后万历皇帝醒悟到自己的错误,终将其子赦免回京。其次子张嗣修、三子张懋修等回京后的主要工作便是为其父编撰全集。张嗣修、张懋修当年均是科举三鼎甲人物,又对其父的思想、文字*为了解,其编撰的全集自然有*的质量保证。在编撰过程中,张嗣修、张懋修还对于一些背景信息不明的部分,进行了细致的补充说明。后世张居正全集诸本,内容绝大部分依照这套万历刻本。这套刻本堪称诸本之母。

在底本基础上,简体版还对张居正文字进行了增补

基于后期对张居正文字的新发现,以及张嗣修等基于当时客观条件未能收入《张太岳集》的文字,都进行了大量的补充,以期使这套全集更臻完善。特别是对于奏疏、为万历皇帝编写的教科书等,都进行了大量的增补。

布面精装,简体横排标点本

媒体评价

思陵之季,抚髀思江陵,而后知,得庸相百,不若得救时之相一也。

——明崇祯帝朱由检

通时识变,勇于任事。

——《明史》

二三千年间政治家,真有社会主义之精神而以法令裁抑统治层、庇佑天下贫民者,江陵一人而已。

——熊十力

作者简介

张居正,生于1525年,卒于1582年,字叔大,号太岳,幼名张白圭,生于江陵(今湖北荆州),故而时人又称“张江陵”。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皇帝朱翊钧的老师,官至内阁首辅,开创了“万历新政”,史称“张居正改革”,这是中国历史上影响*为深远、*为成功的改革之一。财政上,清丈田地、推行“一条鞭法”,总括赋、役,皆以银缴;军事上,任用戚继光、李成梁等名将镇北边,用凌云翼、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乱;吏治上,实行综核名实,采取“考成法”考核各级官吏,政体为之肃然。

张居正去世后,赠上柱国,谥文忠(后均被褫夺),是明代*生前就被授予太傅、太师的文官。死后曾被万历皇帝抄家,至明熹宗天启年间又恢复名誉。

目录

上册目录

(奏疏)

张太岳集序明沈鲤

书太岳先生文集后明吕坤

编次先公文集凡例敬题张嗣修等

书牍凡例敬题张嗣修等

先公致祸之由敬述明张懋修等

太岳先生文集评与徐从善知己明刘芳节

奏疏卷一

陈六事疏

请册立东宫疏

请停取银两疏阁中公本

请宥言官疏公本

再乞酌议大阅典礼以明治体疏

请皇太子出阁讲学疏公本

卷二

谢召见疏

两宫尊号议

谢赐玉带疏

……

中册目录

(书牍)

书牍卷一

答列卿毛介川

答南中提学御史耿楚侗

答中丞洪芳洲

答总督魏确庵

答宗伯董浔阳

答云南巡抚陈见吾

答两广督抚张元洲

答少司马杨二山

与中丞孙淮海

与参议高廉泉

答张中翰仰峰

答司马杨二山

答广西熊巡抚

答中丞梁鸣泉

答御史顾公曰唯

答马总兵

答蓟抚刘北川

答河道巡抚翁见海

……

下册目录

(诗文集行实)

诗卷一

五言古

恭述祖德诗

恭励圣学诗一首

恭颂母德诗一首

拟西北有织妇

柬李鹑野

述怀

送高廉泉之任

送黎忠池二首

适志吟

蒲生野塘中

羽林郎

余有内人之丧一年矣,偶读韦苏州《伤内诗》怆然有感

朱凤吟

喜雨独酌

同汪云溪太守李龙洲侍御刘百洲太守钱罗湖州守岳东浔别驾登怀庾楼

修竹篇

雨霁游萧氏园亭

……

经典语录及文摘

编次先公文集凡例敬题张嗣修等

先公文集在旧记室所者,自嗣修等逢难,十余年后,始得完归。存者十八,逸者十二。如少年所作诸赋,全逸。应制诗、敕撰文,逸十之二。谨据存者编次之,凡为诗六卷,为文十四卷,为书牍十五卷,为奏对十一卷。合之则为全集,离之亦可四种。

嗣修等虽不能读父书,然窃见先公诗拟盛唐十二家,而亦未专事模拟;文拟两汉,而亦未全师汉语;若书牍,则极其意所至;奏对,则极其情所敷,皆精诚之所独注也。律之以才人之致,则非雕龙篆刻,自矜其才;律之以事功之臣,则非椎鲁质直,不显其才。大雅则无奇,而炫奇者,又似不及。盖由质以征奇,则见其抱负奇、结构奇、践履奇、得祸亦奇。由奇以征实,则见其抱负实、结构实、践履实、得祸亦实。总之未可以常品目之。昔向、歆著书,父子异议。不肖等老矣,且就木焉,而一班之见不敢有异议于先公,乃私评之如此,托梓诸以备家乘。

倘旗常大老,文章巨公,搜逸阐幽,留心国故,得赐一言以冠诸首,则白日贲于覆盆,青云起夫枯骨,违众非以一是,即一是以万年。死者不朽,存者不朽,非不肖小子辈所敢望也。

此外著述,尚有《帝鉴图说》《四书直解》《书经直解》《通鉴直解》,板俱在内阁。而《四书》《书经直解》又皆词林名公、体贴大全撰集,而先公裁定,极切于举业者。又有《谟训类编》《大宝箴注》《贞观政要解》,皆以进御,家无存稿。因并记于此。

陈六事疏

臣闻帝王之治天下,有大本,有急务。正心修身,建极以为臣民之表率者,图治之大本也。审几度势,更化宜民者,救时之急务也。大本虽立,而不能更化以善治,譬之琴瑟不调,不解而更张之,不可鼓也。

恭惟我皇上践祚以来,正身修德,讲学勤政,惓惓以敬天法祖为心,以节财爱民为务,图治之大本,既以立矣。但近来风俗人情,积习生弊,有颓靡不振之渐,有积重难反之几,若不稍加改易,恐无以新天下之耳目,一天下之心志。臣不揣愚陋,日夜思惟,谨就今之所宜者,条为六事,开款上请,用备圣明采择。

臣又自惟,幸得以经术遭逢圣主,备位辅弼,朝夕与同事诸臣,寅恭谐协,凡有所见,自可随事纳忠,似不必更有建白。但臣之愚昧,窃见皇上有必为之志,而渊衷静默,臣下莫能仰窥;天下有愿治之心,而旧习因仍,趋向未知所适。故敢不避形迹,披沥上陈,期于宣昭主德,而齐一众志,非有他也。伏乞圣慈垂鉴,俯赐施行。天下幸甚,臣愚幸甚!

计开:

一、省议论

臣闻天下之事,虑之贵详,行之贵力,谋在于众,断在于独。汉臣申公云:“为治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臣窃见顷年以来,朝廷之间议论太多,或一事甲可乙否,或一人而朝由暮跖,或前后不觉背驰,或毁誉自为矛盾,是非淆于唇吻,用舍决于爱憎,政多纷更,事无统纪。

又每见督抚等官,初到地方,即例有条陈一疏。或漫言数事,或更置数官,文藻竞工,览者每为所眩,不曰“此人有才”,即曰“此人任事”。其实莅任之始,地方利病,岂尽周知?属官贤否,岂能洞察?不过采听于众口耳。读其词藻,虽若烂然,究其指归,茫未有效。比其久也,或并其自言者而忘之矣。即如昨年,皇上以虏贼内犯,特敕廷臣集议防虏之策。当其时,众言盈庭,群策毕举。今又将一年矣,其所言者,果尽举行否乎?其所行者,果有实效否乎?又如蓟镇之事,初建议者曰:吾欲云云;当事者亦曰:吾欲云云。曾无几何,而将不相能,士哗于伍,异论繁兴,讹言踵至,于是议罢练兵者,又纷纷矣。

臣窃以为事无全利,亦无全害;人有所长,亦有所短。要在权利害之多寡,酌长短之所宜,委任责成,庶克有济。今始则计虑未详,即以人言而遽行;终则执守靡定,又以人言而遽止。加之爱恶交攻,意见横出,谗言微中,飞语流传,寻之莫究其端,听者不胜其眩。是以人怀疑贰,动见诪张,虚旷岁时,成功难睹。语曰:“多指乱视,多言乱听。”此*当今大患也。

伏望皇上自今以后,励精治理,主宰化机,扫无用之虚词,求躬行之实效。欲为一事,须审之于初,务求停当;及计虑已审,即断而行之,如唐宪宗之讨淮蔡,虽百方阻之,而终不为之摇。欲用一人,须慎之于始,务求相应;既得其人,则信而任之,如魏文侯之用乐羊,虽谤书盈箧,而终不为之动。

再乞天语叮咛部院等衙门:今后各宜仰体朝廷省事尚实之意,一切章奏,务从简切,是非可否,明白直陈,毋得彼此推诿,徒托空言。其大小臣工,亦各宜秉公持正,以诚心直道相与,以勉修职业为务。反薄归厚,尚质省文,庶治理可兴,而风俗可变也。伏乞圣裁。

一、振纪纲

臣闻人主以一身而居乎兆民之上,临制四海之广,所以能使天下皆服从其教令,整齐而不乱者,纪纲而已。纲如网之有绳,纪如丝之有总。《诗》曰:“勉勉我王,纲纪四方。”此人主太阿之柄,不可一日而倒持者也。

臣窃见近年以来,纪纲不肃,法度不行,上下务为姑息,百事悉从委徇。以模棱两可,谓之“调停”;以委曲迁就,谓之“善处”。法之所加,唯在于微贱;而强梗者,虽坏法干纪,而莫之谁何。礼之所制,反在于朝廷;而为下者,或越理犯分,而恬不知畏。陵替之风渐成,指臂之势难使。贾谊所谓“跖盭”者,深可虑也。

然人情习玩已久,骤一振之,必将曰:“此拂人之情者也。”又将曰:“此务为操切者也。”臣请有以解之:夫“徇情”之与“顺情”,名虽同而实则异;“振作”之与“操切”,事若近而用则殊。盖“顺情”者,因人情之所同欲者而施之,《大学》所谓“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者也。若“徇情”,则不顾理之是非,事之可否,而惟人情之是便而已。“振作”者,谓整齐严肃,悬法以示民,而使之不敢犯,孔子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者也。若“操切”,则为严刑峻法,虐使其民而已。故情可顺而不可徇,法宜严而不宜猛。

伏望皇上奋乾刚之断,普离照之明,张法纪以肃群工,揽权纲而贞百度。刑赏予夺,一归之公道,而不必曲徇乎私情;政教号令,必断于宸衷,而毋致纷更于浮议。法所当加,虽贵近不宥;事有所枉,虽疏贱必申。

仍乞敕下都察院,查照嘉靖初年所定宪纲事理,再加申饬,秉持公论,振扬风纪,以佐皇上明作励精之治。庶体统正,朝廷尊,而下有法守矣。伏乞圣裁。

一、重诏令

臣闻君者,主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君不主令,则无威,臣不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则无法,斯大乱之道也。臣看得旧规,凡各衙门章奏,奉旨有“某部看了来说”者,必是紧关事情,重大机务;有“某部知道”者,虽若稍缓,亦必合行事物,或关系各地方民情利病。该衙门自宜参酌缓急,次第题覆。至于发自圣衷,特降敕谕者,又与泛常不同,尤宜上紧奉行,事乃无壅。盖天子之号令,譬之风霆,若风不能动,而霆不能击,则造化之机滞,而乾坤之用息矣。

臣窃见近日以来,朝廷诏旨,多废格不行,抄到各部,概从停阁。或已题“奉钦依”,一切视为故纸,禁之不止,令之不从。至于应勘、应报,奉旨行下者,各地方官尤属迟慢。有查勘一事,而十数年不完者。文卷委积,多致沉埋;干证之人,半在鬼录。年月既远,事多失真。遂使漏网终逃,国有不伸之法;覆盆自若,人怀不白之冤。是非何由而明?赏罚何由而当?

伏望敕下部院等衙门:凡大小事务,既奉明旨,须数日之内,即行题覆。若事理了然,明白易见者,即宜据理剖断,毋但诿之抚按议处,以致躭延。其有合行议、勘、问、奏者,亦要酌量事情缓急,道里远近,严立限期责令上紧奏报。该部置立号簿,登记注销,如有违限不行奏报者,从实查参,坐以违制之罪。吏部即以此考其勤惰,以为贤否,然后人思尽职,而事无壅滞也。伏乞圣裁。

一、核名实

臣闻人主之所以驭其臣者,赏罚用舍而已。欲用舍赏罚之当,在于综核名实而已。臣每见朝廷欲用一人,当事者辄有乏才之叹。窃以为古今人才,不甚相远。人主操用舍予夺之权,以奔走天下之士,何求而不得?而曰世无才焉,臣不信也。惟名实之不核,拣择之不精,所用非其所急,所取非其所求,则上之爵赏不重,而人怀侥幸之心。牛骥以并驾而俱疲,工拙以混吹而莫辨。才恶得而不乏,事恶得而有济哉!

臣请略言其概:夫器必试而后知其利钝,马必驾而后知其驽良。今用人则不然。称人之才,不必试之以事;任之以事,不必更考其成;及至偾事之时,又未必明正其罪。椎鲁少文者,以无用见讥;而大言无当者,以虚声窃誉。倜傥伉直者,以忤时难合;而脂韦逢迎者,以巧宦易容。其才虽可用也,或以卑微而轻忽之;其才本无取也,或以名高而尊礼之。或因一事之善,而终身借之以为资;或以一动之差,而众口訾之以为病。加以官不久任,事不责成,更调太繁,迁转太骤,资格太拘,毁誉失实。且近来又有一种风尚:士大夫务为声称,舍其职业,而出位是思。建白条陈,连编累牍。至核其本等职业,反属茫昧。主钱谷者,不对出纳之数,司刑名者,未谙律例之文。官守既失,事何由举?凡此皆所谓名与实爽者也。如此则真才实能之士,何由得进?而百官有司之职,何由得举哉?故臣妄以为世不患无才,患无用之之道。如得其道,则举天下之士,唯上之所欲为,无不应者。

臣愿皇上慎重名器,爱惜爵赏。用人必考其终,授任必求其当。有功于国家,即千金之赏,通侯之印,亦不宜吝;无功国家,虽颦笑之微,敝袴之贱,亦勿轻予。

仍乞敕下吏部:严考课之法,审名实之归。遵照祖宗旧制,凡京官及外官,三、六年考满,毋得概引复职,滥给恩典,须明白开具“称职”、“平常”、“不称职”以为殿*。若其功过未大显著,未可遽行黜陟者,乞将诰敕、勋阶等项,酌量裁与,稍加差等,以示激劝。至于用舍进退,一以功实为准。毋徒眩于声名,毋尽拘于资格,毋摇之以毁誉,毋杂之以爱憎,毋以一事概其平生,毋以一眚掩其大节。在京各衙门佐贰官,须量其才器之所宜者授之,平居则使之讲究职业,赞佐长官,如长官有缺,即以佐贰代之,不必另索。其属官有谙练故事、尽心官守者,九年任满,亦照吏部升授京职,高者即转本衙门堂上官。小九卿堂官品级相同者,不必更相调用。各处巡抚官,果于地方相宜。久者,或就彼加秩,不必又迁他省。布、按二司官,如参议久者,即可升参政;佥事久者,即可升副使;不必互转数易,以兹劳扰。如此,则人有专职,事可责成,而人才亦不患其缺乏矣。此外如臣言有未尽者,亦乞敕下该部,悉心讲求,条列具奏。伏乞圣裁。

一、固邦本

臣闻帝王之治,欲攘外者,必先安内。《书》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自古虽极治之时,不能无夷狄、盗贼之患。唯百姓安乐,家给人足,则虽有外患,而邦本深固,自可无虞。唯是百姓愁苦思乱,民不聊生,然后夷狄、盗贼乘之而起。盖“安民可与行义,而危民易与为非”,其势然也。

恭惟皇上嗣登大宝,首下蠲恤之诏,黎元忻忻,方切更生。独昨岁以元年蠲赋一半,国用不足,又边费重大,内帑空乏;不得已差四御史分道督赋,三都御史清理屯盐,皆一时权宜,以佐国用之急,而人遂有苦其搜括者。臣近日访之外论,皆称不便。缘各御史差出,目睹百姓穷苦,亦无别法清查,止将官库所储尽行催解,以致各省库藏空虚。水旱灾伤,视民之死而不能赈;两广用兵,供饷百出而不能支。是国用未充,而元气已耗矣。

臣窃以为天之生财,在官在民止有此数。譬之于人,禀赋强弱,自有定分。善养生者,唯撙节爱惜,不以嗜欲戕之,亦皆足以却病而延寿。昔汉昭帝承武帝多事之后,海内虚耗,霍光佐之,节俭省用,与民休息,行之数年,百姓阜安,国用遂足。然则与其设法征求,索之于有限之数以病民,孰若加意省俭,取之于自足之中以厚下乎?

仰惟皇上即位以来,凡诸斋醮、土木、淫侈之费,悉行停革,虽大禹之克勤克俭,不是过矣。然臣窃以为矫枉者必过其正,当民穷财尽之时,若不痛加省节,恐不能救也。伏望皇上轸念民穷,加惠邦本,于凡不急工程,无益征办,一切停免,敦尚俭素,以为天下先。

仍乞敕下吏部,慎选良吏,牧养小民。其守令贤否殿*,惟以守己端洁,实心爱民,乃与上考称职,不次擢用;若但善事上官,干理簿书,而无实政及于百姓者,虽有才能干局,止与中考;其贪污显著者,严限追脏,押发各边,自行输纳,完日发遣发落,不但惩贪,亦可以为实边之一助。

再乞敕下户部,悉心讲求财用之所日匮者,其弊何在?今欲措理,其道何由?今风俗侈靡,官民服舍俱无限制。外之豪强兼并,赋役不均,花分、诡寄,恃顽不纳田粮,偏累小民;内之官府造作,侵欺冒破,奸徒罔利,有名无实。各衙门在官钱粮,漫无稽查,假公济私,官吏滋弊。凡此皆耗财病民之大者。若求其害财者而去之,则亦何必索之于穷困之民,以自耗国家之元气乎?

前项催督御史事完之后,宜即令回京,此后不必再差,重为地方之病。其屯盐各差都御史,应否取回别用,但责成于该管抚按,使之悉心清理。亦乞敕下该部,从长计议,具奏定夺。

以后上下唯务清心省事,安静不扰,庶民生可遂,而邦本获宁也。伏乞圣裁。

一、饬武备

臣惟当今之事,其可虑者,莫重于边防;庙堂之上,所当日夜图画者,亦莫急于边防。迩年以来,虏患日深,边事久废。比者屡蒙圣谕,严饬边臣,人心思奋,一时督抚将领等官,颇称得人。目前守御,似亦略备矣。然臣以为虏如禽兽然,不一创之,其患不止。但战乃危事,未可易言,须从容审图,以计胜之耳。

今之上策,莫如自治。而其机要所在,惟在皇上赫然奋发,先定圣志。圣志定,而怀忠蕴谋之士,得效于前矣。今谭者皆曰:“吾兵不多,食不足,将帅不得其人。”臣以为此三者皆不足患也。夫兵不患少而患弱。今军伍虽缺,而粮籍具存。若能按籍征求,清查影占,随宜募补,着实训练,何患无兵?捐无用不急之费,并其财力,以抚养战鬬之士,何患无财?悬重赏以劝有功,宽文法以伸将权,则忠勇之夫,孰不思奋,又何患于无将?臣之所患,独患中国无奋励激发之志,因循怠玩,姑务偷安,则虽有兵食良将,亦恐不能有为耳。故臣愿皇上急先自治之图,坚定必为之志;属任谋臣,修举实政;不求近功,不忘有事;熟计而审行之,不出五年,虏可图矣。

至于目前自守之策,莫要于选择边吏,团练乡兵,并守墩堡,令民收保。时简精锐,出其空虚以制之。虏即入犯,亦可不至大失。此数者,昨虽已经阁部议行,臣愚犹恐人心玩愒日久,尚以虚文塞责。伏乞敕下兵部,申饬各边督抚,务将边事,着实举行。俟秋防毕日,严查有无实效,大行赏罚,庶沿边诸郡,在在有备,而虏不敢窥也。

再照祖宗时,京营之兵数十万,今虽不足,尚可得八九万人,若使训练有方,亦岂尽皆无用?但士习骄惰,法令难行,虽春秋操练,徒具文耳。臣考之古礼及我祖宗故事,俱有大阅之礼,以习武事而戒不虞。今京城内外,守备单弱,臣常以为忧。伏乞敕下戎政大臣,申严军政,设法训练。每岁或间岁季冬农隙之时,恭请圣驾亲临校阅,一以试将官之能否,一以观军士之勇怯。有技艺精熟者,分别赏赉;老弱不堪者,即行汰易。如此,不惟使辇毂之下常有数万精兵,得居重驭轻之道,且此一举动,传之远近,皆知皇上加意武备,整饬戎事,亦足以伐狂虏之谋,销未萌之患,诚转弱为强之一机也。伏乞圣裁。

奉圣旨:览卿奏,俱深切时务,具见谋国忠恳,该部院看,议行。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人喜欢阅读

《李白集校注(典藏版)(全五册)(中国古典文学丛书)》[唐]李白 《石窟艺术研究》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
[明]张居正的书,[明]张居正作品集
书友推荐
新书推荐
相关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