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榜
作品集 世界名著 名家作品及欣赏 书信日记 散文随笔 国学 心灵读物 心灵鸡汤 人生哲学 现当代诗歌 古典诗歌 寓言故事 少儿名著 成语故事 神话传说 童话传说 童话故事 成长小说 推理小说 惊悚小说 青春小说 言情小说 官场小说 职场小说 当代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网络小说



《美丽的权利》龙应台

编辑:千味书屋 时间:2019-03-17 19:30:39
文学分类
书籍购买地址
在线阅读
电子书下载

微信搜索 惊喜悦读 关注公众号 一起读好书

网盘地址: https://pan.baidu.com/s/12ooSfyZ******ofig

提取密码:

《美丽的权利》龙应台 书名:《美丽的权利》

作者龙应台
(作者)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月1日)
页数:28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49578257,9787549578252
ASIN:B01A554SMU
版权:北京贝贝特

编辑推荐

1. 野火 之外,龙应台的 三把火 ——与《野火集》一样,本书为龙应台知见录。在台北、新加坡、上海的三次风波事件中,作者直言批评,切中舆论敏感神经,点燃激烈争论。从两性关系、男女平权到政府权威与个人自由,龙应台直面问题追索答案,以犀利的书写邀请读者共同拷问。 在一个真正基于民意的民主社会里,敢说话应该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因为人人都有权利敢说话,人人都敢说话。我以敢说话而受到赞美,对这个社会其实是个讽刺。
2.龙应台执笔,两性问题的理智与情感之书—— 当我在谈女人处境的时候,我其实同时在谈男人的处境,因为,如果女人觉得她被双重负担压得透不过气,如果她觉得丢失了性别和自我造成了心灵和情感的残障,如果她的女人角色使她疲惫不堪,力不从心,那么与她共处的男人,下厨也罢,不下厨也罢,怎么可能生活在幸福快乐中呢? 美丽的权利,不过就是个人充分发展的权利。

作者简介

龙应台,父母1949年渡台,在高雄大寮的自来水厂出生,南部的农村渔村中成长。留学美国九年,旅居欧洲十三年,生活在香港九年;实地为台北市和台湾擘画文化政策共六年。是一支独立的笔,也是爱陪母亲散步的女儿、常被儿子调侃的母亲。
2014年12月,辞官回到 文人安静的书桌 。

目录

【代序】面对
【辑一】美丽的权利
胡美丽这个女人
小姐什么?
头衔 是最甜蜜的语言
头衔 真是最甜蜜的语言吗?
美丽的权利
也谈 招蜂引蝶
花冢
动心的自由
美丽的偏见
美丽更要安全
管他什么仁义道德
十九岁的迷惑
我不是卫生纸
校园中的歧视
悲怜我的女儿
啊,女儿!
支持严惩强暴犯!
查某人的情书
查某人的心愿
男主外,女主内
让强者自强,弱者自弱
我爱女权主义者
女人该看什么书
我也想去 女人书店
缠脑的人
丑闻?
女儿,我要你比我更快乐
你是个好母亲吗
一瞑大一寸
遮羞费
台语不是粗鄙的语言
女教授的耳环
男大使的开裆裤
那个有什么不好?
不像个女人
拒做哭泣的 愚女
女人站起来
美丽兔宝宝
请听听我们的倾诉
小心因果报应
女人是永远的第二性
昭君怨
【辑二】星洲风波
还好我不是新加坡人
我想成为一个新加坡人!/小叶
还好她不是新加坡人/一得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林义明
如此生活,夫复何求?/雅瑶
吾爱吾土/李珏
还好我是新加坡籍的香港华人/劲草
我很小,可是我不怕?
龙应台文章引起的五个问题/柯清泉
我们厌恶不负责任的批评/陈敏明
龙卷风 过后的省思/刘培芳
我们应学习接受批评/蔡再丰
【辑三】啊,上海男人!
初识
啊,上海男人!
也说 上海男人 /陆寿钧
理解上海男人/吴正
捧不起的 上海男人 /沈善增
说 横扫 /冯如则
乱谈 上海男人 /张亚哲
龙应台与周国平/李泓冰
啊,上海男人!/王战华
为上海男人说句话/杨长荣
龙应台和 捧不起的上海男人 /胡妍
我抗议/康议
上海男人,累啊!/唐英
我的不安
上海男人,英国式
举办男孩节,培养男子汉/陈建军
龙应台的 不安 和她的 上海男人 /孙康宜
瑞典来信
日本来信
金钱,使人腐败?
【代后记】龙应台这个人/胡美丽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代序】面对

台北的书店明亮华丽,纸张昂贵、设计精致的书映眼满坑满谷,有点排山倒海的架势。新书上市不到一星期,已经被下一波更新的书淹上来,覆没,不见了。隔天的旧报纸还可以拿去包市场里的咸鱼,书,连被卖掉的机会还没有就已被卸下、遗忘。那被卖掉的书也都是速食品,匆匆吞下,草草抛掉,下一餐速食又来了。
每次跨进那明亮华丽的书店,就难免自疑:我写书,在这20世纪末的时空里,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些文章,我知道,既不能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什么太平,也不能教人如何 游山、玩水、看花、钓鱼、探梅、品茗 ,享受人生的艺术。但是如果把我当做20世纪末中华文化里的一个小小的典型,这些文字也许在有意无意间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焦虑。
焦虑,意味着面对问题追索答案而不可得的一种苦闷;苦闷促动书写,书写成为一种邀请,邀请有同样焦虑的读者共同追索。我所面对的问题往往出发自 我是什么 的自觉。
毫无选择地,我是中华文化的儿女。当我站立在耶路撒冷的山丘上,俯视公元前722年以色列国被灭亡的古迹,我必须联想,是的,大约在同一时候,我们的春秋时代开始。当我读欧洲史,知道1850年前后维也纳革命、米兰暴动、俄军镇压匈牙利革命等等,我不得不想起,是的,那时的两广正闹着大饥荒、上海市民攻击传教士、洪秀全正迈向广西桂平金田村……
我生来不是一张白纸;在我心智的版图上早就浮印着中国的轮廓。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却总是以这心中的轮廓去面对世界,正确地说,应该是西方世界。怎么叫 面对 呢?面对不言而喻隐含着对抗的意思。一个欧洲人,绝对不会说,他一生下来就 面对 东方文化,因为他的文化两个世纪以来一直是世界的主流,他生下来只有自我意识,没有对抗意识。而我的中国轮廓上却无时无刻不浮现着西方文化的深深投影,有些地方参差不齐,有些地方格格不入。
我在法兰克福与布拉格、维也纳与斯德哥尔摩之间来来去去,一方面质疑我原有的轮廓,一方面想摆脱那西方投影的笼罩。走到20世纪末,回首看见许多前人焦虑的身影:严复、康有为、胡适之、蒋梦麟……这条路,我们还没走出去。
毫无选择地,我是个台湾人。许多其他社会要花四百年去消化的大变,台湾人民短短四十年里急速地经验,从独裁到民主,从贫穷到富裕,还有因为太过急速而照顾不及的人生品质的鄙劣……我们这一代人因此对时代的变动、历史的推演有身受的敏感。而身为台湾人,所谓时代和历史又脱离不了他必须 面对 的海峡对岸的中国大陆。
我生下来,就不是一张白纸,纸上浮印着中原文化的轮廓。我以这个既有的轮廓去体验自己生长的台湾,逐渐发觉其间参差不齐、格格不入的衔接处。从国民党一党专政时期对中原文化的一厢情愿,到民主时期对中原文化的反省和对台湾本土的重新认识,以至于对 重新认识台湾 这个过程的戒慎恐惧,我无非在一贯地寻找一条不落意识形态窠臼的新路;我在对抗旧的成见。
毫无选择地,我是个女人。生下来便不是白纸,纸上浮印着千年刻就的男权价值体系。女人是温顺柔和、谦让抑己的,男人是刚强勇敢、积极进取的;男人的成功必须倚赖他身后一个牺牲自我、成全他人的辅助性的女人。带着这样一个先天印下的轮廓,我开始体验自己的人生,然后大惊失色地发觉:那格格不入之处远远地超过任何东西文化之争、任何大陆台湾之隔!社会,不管东方或西方,对女性的有形和无形的压抑带给我最切身的感受。
于是原来纯属抽象理念之辩的什么自由、人权、公平等等,突然变成和包子馒头一样万分具体的生活实践。我的 命 比苏青、张爱玲要好,生在一个原有价值系统已经相当松动的时代,但是相对地,我对于属于女性的人权、公平的要求也远比前辈高。面对男权社会的巨大投影,我在做我小小的对抗的思索。
最后,毫无选择地,而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我什么也不是,只是我自己。我对世界有着超出寻常的好奇;因为好奇,我得以用近乎童稚的原始眼光观照世界的种种,这种眼光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穿透力。我对人和事又怀着极大的热情,热情使我对人世的山浓谷艳爱恋流连。别人的流连也许以华丽的辞藻托出,我却喜欢简单,总想让自己的文字如连根拔起的草,草根上黏沾湿润的泥土。作为我自己,我什么也不想面对,除了那一碧如洗的天空。
至于我必有的偏执与愚钝,那就要读者自己警觉了……

龙应台这个人
胡美丽
龙应台与我从小一起长大。她逃学的时候,我也背着书包一块儿离家出走。街上逛着无聊,就去偷看电影。两个女生背着书包,不容易混在人群中假装是别人的小孩携带入场,只好去爬戏院的后墙。裙子都扯破了,土头土脸地翻身落地,却让守候着的售票员一手拎一个人,扔出门外:两个十岁大的女孩。
读台南女中的时候,她就是个思想型的人。学校的功课不怎么在意.老是在前十名左右,却很用心地看罗素、尼采的哲学书;半懂不懂地看。放学之后,我把头发卷起来,换上花哨的裙子偷偷去和男生约会,她却只用她纯净的眼睛望着我问: 你跟那些男生谈些什么呢? 我认为她是嫉妒男孩子喜欢我。
《野火集》的个性大概在高中就看得出来。龙应台特别瞧不起一位地理老师——他不但口齿不清、思绪紊乱,而且上课时专门重复自己的私生活故事。上地理课时,我们一般人就乐得打瞌睡、传纸条;下了课跟老师也毕恭毕敬。龙应台却疾恶如仇似的,一见到这位老师就把头偏开,别说鞠躬招呼了,连正眼也不瞧他。后来基隆有个学生用斧头砍死了一个老师;女中这位地理老师私下问龙应台:
你是不是也想用斧头砍我?
龙应台的回答:
你有这么坏吗?
1970年,我们又一起进了成功大学外文系。脱离了修道院式的女校环境,龙应台似乎渐渐受了胡美丽的影响:她也开始交男朋友了。成大的女生本来就少,龙应台长相并不吓人,跟其他女孩子比起来,又是一副有点 深度 的样子,所以追求她的人很多。可是我常笑她保守,仍旧迷信 男朋友就是将来要结婚的人 这回事。她当然没有跟当年的男朋友结婚;到现在,她还会问:是谁灌输给我们的观念,女孩子交往要 单一 ?差点害死我!
我想我比她聪明。
二十三岁,她一去美国就开始教书——在大学里教正规的美国大学生如何以英文写作,如何作缜密的思考。对一个外国人来说,这是莫大的挑战。
美国人心胸的开阔令我惊讶, 她来信说, 他们并不考虑我是一个讲中文的外国人,却让我在大学里教他们的子弟‘国文’,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你想台湾会让一个外国人教大一‘国文’而不觉得别扭吗?
三十岁那年她取得了英文系的博士学位,同时在纽约教书;教美国小说、现代戏剧。她的来信仍旧很殷勤,带点日记的味道:
到学校很近,但是要跃过一条小溪,穿过一片树林。所以我经常是一条牛仔裤、一双脏球鞋的模样在教课。秋天了,今早的小溪满是斑斑点点的枫叶。昨夜大概下了一点雨,水稍涨一点,就把我平常踏脚的石头淹住了。我折了一束柳枝当桥过。森林里的落叶踩起来哗啦哗啦的一路跟着我响,横倒在草堆里潮湿的腐木都盖上了黄色的枫叶。
我坐下来,陷入干叶堆里。满山遍野遍地都是秋天燃烧的色彩。唉!三十岁真好!可以对天对地对世界,不说一句话。我不想赞美也不想道歉,不觉得骄傲也不心虚;整个森林也无话可说……
很想念台湾,但是不晓得是不是能应付那边的人情世故?
不管能不能应付,她回来了。回来一年之后,就开始兴风作浪。写文学批评,得罪不少作家还有作家的朋友;写社会批评,得罪了大学校长与政府官员。可是得罪不得罪,龙应台的作品像一颗大石头丢进水塘里,激起相当的震荡。《龙应台评小说》出书一个月之后,就连印了四版;《野火集》的文章经常在中学、大学的布告栏中张贴。……的正业是教书、带学生、做学术研究……报酬也很低,不是吗?
对,稿费低不说。台湾有各形各色的小说奖、戏剧奖、诗奖,甚至于文艺理论奖,就是没有批评奖!我现在写批评除了一点责任感的驱使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推力要我继续。我很希望有两件事发生:第一是有人设置一个批评奖,用很重的奖金来鼓励批评的兴起。第二是有人给我一笔学术经费(grant),与我定个契约,专门让我写书评。我可以用这个钱来买书,找资料,用助手,等等。
要有这种实际的力量来支持我(或者其他有能力,有心献身批评的人),这件事情才真正做得起来。靠一点个人的 责任感 ,太不可靠了。
胡美丽与龙应台
在公开场合,你为什么从来不承认你和我胡美丽是至交好友,是知心的伴侣?
我并不完全喜欢你。你有女人的虚荣心:喜欢美丽的衣裙,喜欢男人,喜欢男人的爱慕。你的文章完全以女性的观点为出发点,而且语言泼辣大胆,带点骄横。我写文章的时候,并不自觉是 女性 ,而是一个没有性别、只有头脑的纯
粹的 人 在分析事情。
笑话!我才看不惯你那个道德家、大教授的派头。难道写《野火集》的人就不会有优柔寡断的一面?多愁善感的一面?柔情似水的一面?愚蠢幼稚的一面?你不肯承认我,恐怕是我太真了,太了解你的内在,你在隐藏自己吧?!
或许。随你怎么说。
原载1985年9月号《新书月刊》

【代后记】龙应台这个人(by 胡美丽)

龙应台与我从小一起长大。她逃学的时候,我也背着书包一块儿离家出走。街上逛着无聊,就去偷看电影。两个女生背着书包,不容易混在人群中假装是别人的小孩携带入场,只好去爬戏院的后墙。裙子都扯破了,土头土脸地翻身落地,却让守候着的售票员一手拎一个人,扔出门外:两个十岁大的女孩。
读台南女中的时候,她就是个思想型的人。学校的功课不怎么在意.老是在前十名左右,却很用心地看罗素、尼采的哲学书;半懂不懂地看。放学之后,我把头发卷起来,换上花哨的裙子偷偷去和男生约会,她却只用她纯净的眼睛望着我问: 你跟那些男生谈些什么呢? 我认为她是嫉妒男孩子喜欢我。
《野火集》的个性大概在高中就看得出来。龙应台特别瞧不起一位地理老师——他不但口齿不清、思绪紊乱,而且上课时专门重复自己的私生活故事。上地理课时,我们一般人就乐得打瞌睡、传纸条;下了课跟老师也毕恭毕敬。龙应台却嫉恶如仇似的,一见到这位老师就把头偏开,别说鞠躬招呼了,连正眼也不瞧他。后来基隆有个学生用斧头砍死了一个老师;女中这位地理老师私下问龙应台:
你是不是也想用斧头砍我?
龙应台的回答:
你有这么坏吗?
1970年,我们又一起进了成功大学外文系。脱离了修道院式的女校环境,龙应台似乎渐渐受了胡美丽的影响:她也开始交男朋友了。成大的女生本来就少,龙应台长相并不吓人,跟其他女孩子比起来,又是一副有点 深度 的样子,所以追求她的人很多。可是我常笑她保守,仍旧迷信 男朋友就是将来要结婚的人 这回事。她当然没有跟当年的男朋友结婚;到现在,她还会问:是谁灌输给我们的观念,女孩子交往要 单一 ?差点害死我!
我想我比她聪明……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更多的了解]看到龙应台就买下来了,因为不想买台版的,节省钱。这次是00年之后除“人生三书”(其实是人生四书,大江大海你懂)、《野火集》以外的第一次龙应台的作品在大陆出版。也许是现在放得更开了。个人觉得这是有利于大家对龙应台的了解的。她的作品大家看得多的也就是人生三书。这样对她的了解是很不完全的。在人生三书里看出的龙应台,情感十分深厚。但是另外地,比如说在《百年思索》、《人在欧洲》里,给大家展现的就是一个十分理性十分有洞察力的批评家龙应台形象。这本书也是这样,这本书的一个主题是两性问题。还是推荐大家看的。还有,这本书的

[言辞些许激烈,需要以客观的角度理性思考]本书并不是龙先生的新书,是以前出版过的,书中龙先生以“胡美丽”的身份写出自己对女权的看法,言辞有些激烈,同时书中收录很多读者的来信,有支持也有反驳,我想龙先生激烈的言辞兴许是为了引起更多人对“男女平等”的关注,有些读者的回信很有看头。

[是几本书说最不好看的]之前看过《目送》、《亲爱的安德烈》和《孩子你慢慢来》,这本是最不好看的。

[龙应台最糟糕的书]很糟糕的杂文集,整本书就三个大论题。几个过时的观点翻来覆去的讨论,拼凑结集成书。

[不错]虽然不错,但好像没有以前的好看了。纠缠于小事情上了

[心水,一直想买这本书来着。]一直喜欢龙应台的书,装帧设计很简约,暂时还没有看内容。。。

[不是很喜欢]一直很喜欢龙应台的文字,这本不是很喜欢

[好]书很好,由于当时本人出差在外,给卖家带来的小麻烦,卖家的态度也非常好。

人喜欢阅读

《天下文人》李国文 《国学典藏:宋词三百首》朱孝臧
龙应台的书,龙应台作品集
书友推荐
新书推荐
相关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